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战玄霄 > 第两百一十二章 真是糊涂!(有三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二章 真是糊涂!(有三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麻衣神相直接从高处跳下,半空之中将左右手食指咬碎,一落地便双手同时在秦玄的周身篆刻勾勒出密集的血纹路。

    “老匹夫,你在干什么!”高空之中飞来的二人眼疾手快,单指点出,流光迸射,直逼麻衣神相,虽然他们不知道麻衣神相在搞什么鬼,但定然是在坏他们的好事!

    “噗”

    勾勒到了最后一笔,麻衣神相余光望到那飞来指劲,把心一横,咬破舌尖,精血喷在符篆之上,血符文突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气息在秦玄周身盘旋升空,竟然将那袭来的指力直接绞碎。

    “入山河图!”

    眼前场景变幻,秦玄努力睁开双眼,坚持看着凯琴毅三人进入其中之后,望向麻衣神相,麻衣神相正喊着冗长的口诀!

    “无上保命瞬息千里斗转星移乾坤大自在!”

    “嘭!”

    紫惊龙惊骇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三符宗宗主喊出了一连串字眼之后,天地一声炸响,他和秦玄,还有秦玄的三位先锋的身影全部消失了,雷龙也没有影子,天地间仿似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混蛋!龙兽呢!龙兽呢!该死!”

    横空飞来的二人还没有飞到近前,但暴怒的骂声便响彻周空,这一幕,令人心颤,在混世域混迹多年的滚刀肉们,自然知道背生双翼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尽数战战兢兢的在原地发抖。

    “晦气!”

    高空中二人扫视了下方,没有了雷龙,连那先前暴露强大气息的女人也没有了踪影,恶狠狠的骂出两个字之后,开口道,“谁是城主!”

    “大人,小的是。”紫惊龙隐约间猜到了这二人的来历。

    “先前是什么人在打斗?”天空上的老者询问。

    “是一场比试引来了诸多长辈。”紫惊龙满口胡诌。

    “那就难怪了,那个有龙兽的小子是何来路?”老者摸着下巴,表现出极大的兴致。

    “那家伙来路神秘,带着长辈到比试中捣乱,杀了很多人,小的正为这事苦恼。”紫惊龙讪讪道。

    “是够惨的,你还真是倒霉,没事搞这么大的比武做什么,人一多了,自然就难以掌控。”老者若有所思。

    “小的谨遵教诲。”紫惊龙拱手行礼。

    老者随手甩出一个玉瓶和一枚玉符,“玉瓶里有几枚六品疗伤丹,你随意支配,还有,以后若是再发现那个小子,就把位置标记在玉符上,重重有赏。”

    “多谢赏赐。”紫惊龙不漏痕迹的将玉瓶和玉符收起,余光中看到了高处看台上众人眼中的贪婪,心中冷笑,随即开口道:“两位大人,若是有人在我寻找那小辈的时候,有人阻拦的话”

    “恩?谁敢!吃了雄心豹子胆!老子拍死他!”那老者翻脸比翻书还快。

    “那就好,那就好。”紫惊龙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却朝着高处看台上望了望,顿时老者也把目光朝看台上扫去,为首的贯凡尘额头冷汗瀑涌,心头暗骂紫惊龙这个畜生,但身形却是恭敬的朝着老者行礼。

    “散了!年纪大了就见不得人多,都给我静悄悄的走,最讨厌吵吵闹闹。”老者背后双翼煽动,冷眼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人头,随后冲天而起,和另一位前来之人消失在天际。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发出声音,包括贯凡尘,只能狠狠的瞪了紫惊龙一眼,神识传音道:六品丹药一枚,否则我天剑门不收紫云城之人!

    “你先别走,留下咱们聊聊。”紫惊龙的声音中,带着叹息。抛下一句话,冲到人群中将龙猿兽架起,抱着紫擎。

    “老爹......”紫擎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一开口,发黑的淤血涌出,鼻孔和嘴唇上,满是血迹,看的紫惊龙心脏剧烈的抽痛,浑浊的泪水在紫擎叫出老爹两个字的那一刻,滴落在紫擎的面庞上。

    “老爹,你怎么哭了......”紫擎想要给紫惊龙擦一下泪痕,可已经断裂多处的胳膊,软绵绵的垂在一旁。

    “是老爹不好,紫擎,是老爹没用!”紫惊龙搂着紫擎。

    “老大.....老大死了吗?呜呜呜......”紫擎心碎的哭声,在人潮散去的广场上呜咽,紫惊龙从没有见过倔强的儿子流泪,这一刻,紫惊龙发现自己真是天底下最可恶的父亲,明明知道紫擎和秦玄的兄弟之情,却顾及了太多,没有帮助秦玄一把......

    “我们的老大,没死。”龙猿兽拍拍紫擎,这是他心中,位置排在第二的人类。

    贯凡尘本打算走上前来,可听到了紫擎和龙猿兽的话之后,呆呆的止住脚步,作为南疆巨擘山门的门主,他的心思通明程度远非常人能及,他听得出,那魔族的秦玄和紫惊龙,紫惊龙的儿子,龙猿,都是旧相识!包括三符宗宗主那老家伙,和秦玄都是旧相识!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三符宗那老家伙让秦玄那锦囊,七光芒之后,便拼命相救,难不成秦玄不是魔族!那只有一种可能,秦玄说的是实话!这.......”

    贯凡尘识海中略过秦玄的种种,“看走了眼!应该不是魔族,魔族那般嗜杀,带着四位强者哪有被这些凝神境聚气境打伤的道理,定然是不忍下手,不是魔族!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贯凡尘懊悔不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远在数百里外的山谷中,凭空出现一道神情落寞的身影,正是麻衣老者,“我真是糊涂,险些害死玄主......”麻衣神相望了望四面的群山,脸难看,“那血篆之法,乃是半成法门,哎,也不知道玄主去了哪里.....”摇摇头,麻衣神相仿似老了几岁,背着手朝山下走去。

    初夏,本该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意,但秦玄终于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了漫天雪花飘落,银装素裹。

    “咯咯咯,别以为你躲在冰树后面,我就看不到你了!咯咯!”

    秦玄正在失神间,听到了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回过头去的时候,发现身穿裘皮短袄的小男孩,只有三四岁的背影,此刻正用红扑扑的手扒着一棵冰树主干。

    “这些树,好特别。”秦玄望着成片的冰树林,宛如进入了一个玄异的世界。

    “我抓到你啦!”小男孩兴奋的呼喊,猛地一把抓向冰树的后方,咯咯笑着扯住了一条羊角辫。

    “呜呜,欺负人,找到了也不用这么使劲拉人家头发呢,呜呜。”小女孩被抓住,双手揉着眼睛,身子一抽一抽的,哭起来惹人心疼。

    “呃.....别哭,你抓我头发,抓我,别哭了。”小男孩慌乱的揉了揉女孩的头。

    “嘿嘿。”小女孩用胖乎乎的小手在男孩的短发上抓了一把,腼腆的破涕为笑,抬头见看到了秦玄,露出好奇之。

    “哥哥,你穿这么少,不冷么?流了这么多血,疼不疼?”女孩将眼泪擦干,朝秦玄招手问道。

    “还好,还好。”让秦玄面对上万人,秦玄也敢拔刀一战,可面对这般可爱的小家伙,秦玄心中的柔软被触动,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这冰天雪地中,有着蚀骨阴寒之气夹杂在风里,秦玄感觉自己的血液流速慢慢的降低,慌忙取出一坛天下第一烈,仰头灌下两口,吐出一口热气之后,全身舒畅。

    “牛娃,田妞,回家家喽。”不远处的冰树林中,一道浑厚的声音带着慈爱,秦玄循声望去,乃是一对年轻的夫妇,男子魁梧,女子端庄,都是猎人装扮,五官中透着淳朴。

    “咦?”那男子目光锐利,望见了秦玄,但秦玄满身的血渍令男子有些愕然。

    “大哥哥,我们要回去吃饭了,爹爹今天早上带回了冰狼,肉特别香呢,你来不来?”民风淳朴,小孩子毫无戒备之心。

    “牛娃。”男子悄然握紧袖口的短刀,瞪了牛娃一眼,朝着冰树林中撇撇嘴,牛娃和田妞最后望了秦玄一眼,捏弄着手指回去了。

    “我不去了,谢谢。”秦玄朝着两个小家伙的背影挥挥手,转身朝着高处的冰原石走去。

    “这人,倒也不像是坏人,小孩子的直觉最灵了。”妇人开口似是询问男子。

    “此人肩头的伤,并非冰兽所留,就算是好人,也定然有仇家,我们要多加防范,最近不太平。”男子松开袖中短剑,拉着妇人离去。

    临近了傍晚,夕阳带走最后一丝温热,让这天寒地冻的所在更加冰冷,就连秦玄这凝神境七重的修为者,也无法静心打坐。

    喝下一口酒便赶紧将酒坛放回储物戒指,“烈酒虽强,但也会结冰,”这个念头出现在秦玄的识海,竟让秦玄仿似抓住了一丝天地间的韵律,但又无法揣摩透彻。

    “罢了,长夜漫漫,唯有活动筋骨才能驱寒。”秦玄捡起散落在地的一条冰树枝干,将分叉削平,在月下演练阴阳执念枪法,肩头的伤口处不时迸发着雷霆电弧,紫电真身到了入骨之境,恢复这等伤势只是时间问题,手中枝干宛如破夜惊龙,一剑出,或快或慢,或重或轻,枪影与脚部随行,虽然没有运行真气,但已然虎虎生风。

    “这一枪,若是动用了真气,定可贯穿这处冰峰!”秦玄演练到了酣畅淋漓之处,越是看着前方冰峰越压制不住想要出手的冲动。

    “开!”

    秦玄催动丹田,大喝一声,可丹田中竟然毫无反应!

    “该死,怎么回事!”秦玄惊出一身冷汗,全身并无异样,可就是无法运转真气,“见鬼!”

    秦玄停下手中枪法,目瞪口呆的站在月光之下,愣愣出神。

    “血碟,你可曾见过这等怪事!”秦玄慌忙祭起山河图,“怎么会这样,沟通山河图要耗费如此大的精神力!”

    秦玄赶忙收回精神力,刚刚的瞬间,只是和山河图取得了一丝联系,自己的识海便猛然间消耗了五分之一!

    “难不成这里对精神力和真气有压制!”秦玄回忆着那对夫妇出现时的种种表现,有了这般推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