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大明妖孽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枚金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枚金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眼前的足迹逐渐清晰,也越发散乱,走在前方的人群似乎经常发生冲突,冲突过后,总有人另寻它途。

    这就像一场本应皆大欢喜的家族聚会,酒酣耳热之后却发生了争执,以至大打出手,最终喜事变闹剧,众人奔散,只留一地狼籍。

    胡桂扬就走在这一地狼籍之上,揣摩数量最多的那群人往哪去了。

    夜色仍是最大的阻碍,越来越多的水洼也是一个大麻烦,它们往往藏在杂草下面,令行者猝不及防。

    胡桂扬走得很慢,若不是听到了惨叫声,他可能直到天亮也找不到地方——矮子闻空寿指点的方向太模糊了。

    惨叫声并不大,被沼泽中的蛙叫虫鸣所掩盖,很不清晰。

    胡桂扬循声找到来源。

    那是一名年轻的江湖人,坐在一棵小树下,一手握刀,一手按在大腿上,一会诅咒,一会哀叫,看到有人走来,他很高兴,看到胡桂扬的面容,又愣住了,甚至忘了腿上的疼痛。

    “你、你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胡桂扬笑道,停下脚步,慢慢蹲下,看着对方,“你叫尤五六。”

    “你还记得我?”

    “你是沈乾元的拜把子兄弟,偷过我的坐骑,还请我在你家里吃过狗肉。”

    尤五六挤出一丝笑容,“这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吧,我怎么觉得好像有几年了?”

    “你为何坐在这里?其他人呢?”

    尤五六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我们来找金丹,何氏姐弟只有两个人,我们有几百人,大家觉得金丹不够分,一开始说是按规矩分配,可规矩一直没定下来,不知怎么就打了起来。”

    “在小店外面你们就打了一架?”

    尤五六想了一会,“对,那是……那是前天的事情吧,本来相安无事,突然冒出一个人,拿着一个匣子,发出的暗器神出鬼没,声称金丹归他所有,命令其他人离开。我们当然不会同意,于是就打了一架,那人的暗器很厉害,但是不大会用,射到了树干上……咳,有水吗?”

    胡桂扬起身走到尤五六面前,解下腰间的酒囊,让它跌在地上。

    尤五六费力地够到手中,却很难举起来,“能帮个忙吧?”

    “抱歉,我的手臂受伤了。”

    尤五六这才注意到胡桂扬的左手、右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脸上再次挤出笑容,“你这一个月过得一定很艰难,原来大家还都不太在乎闻家庄的金丹,如今人人都想得到一枚,你的手臂就是因此受伤的吧?”

    “算是吧。”胡桂扬退后两步。

    尤五六放下刀,双手捧起酒囊,往嘴里灌了一口,咳了几声,长出一口气,“你救了我。”

    “没什么,咱们也算是朋友。”

    “对,江湖上的朋友。”

    “嗯。”

    尤五六似乎有了一点力气,捧起酒囊又喝一口,“我的朋友很多,他们让我在这儿等着,快要一天了,一个人也没回来。”

    “我也得走。”胡桂扬说出实话。

    尤五六脸色微变,但他与胡桂扬的交情没那么深,“当然,前面有金丹,你肯定也想要。走吧,有这些酒,我想我能再坚持一阵,或许会有朋友回来救我。”

    “嗯,后会有期。”

    “后会……你能帮我翻个身吗?不用手,用脚就行,我在这里坐得太久,屁股都要烂啦。”

    胡桂扬上前,单腿跪下,膝盖抵住尤五六,然后用左臂推动,尤五六自己也努力移动。

    胡桂扬突然伸出右手,抓住尤五六的一条手臂,牢牢抓住,以至于伤口处又疼痛起来。

    尤五六在用最后一点力气挣扎,双眼冒着贪婪与愤恨的光,很快,力气消失,眼神也恢复正常,“谢……谢,无以为报,这把刀你拿去吧。”

    尤五六松手放开自己的刀,突然变得垂头丧气,好像丢了几百两银子似的。

    胡桂扬也松开手,慢慢起身,“野外不安全,刀还是你自己留着防身吧。”

    “我……我……每个人都想变强。”

    “当然。”

    “不是那种变强,既要天资,又要苦练,这种强法一般人做不到,每个人都希望像……赵阿七一样,从无名之辈一下子轰动江湖。我……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再受煎熬……”

    “刀在你自己身边。”胡桂扬四处看了看,“他们往哪个方向去的?”

    尤五六伸手指了一下,“我虽然平时偷鸡摸狗,但我不是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

    “你不是,好好休息吧。”

    胡桂扬走出没多远,听到身后传来哭泣声,随后是尤五六的大声叫喊:“都是金丹,都是金丹……”

    胡桂扬默默前行,脸上没有了笑容,他没吃过金丹,但是学过天机术,那种眼看着自己迅速掌握某种神秘力量的感觉,至今仍萦绕心头,如果现在有人愿意传授全部秘密,他很难拒绝。

    靴子上全是泥土,里面灌满了水,胡桂扬步履沉重,但他不再迷失方向,因为前方出现了亮光,随着他越走越近,那团亮光逐渐分为若干团。

    那是一支支火把,大致围成一个圈,圈里叫嚷声一片,好像有几千人在同时吵架。

    胡桂扬还记得沈乾元带自己去往铁家庄时,规矩多到有些繁琐,此时此刻,规矩似乎被丢得干干净净,人人都想发言、都想动手,生怕被忘在后头。

    至少有两百人聚在这里,却没有人放哨,胡桂扬慢慢走近,远远地站在外围的一处小土丘上,挨个脱掉靴子,倒掉里面的脏水。

    圈内,六个人正在捉对厮杀,其中一人胡桂扬认得,正是非常道的沈乾元。

    他又向别外望去,除了火把所照亮的人群,别的地方仍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何家姐弟的身影。

    沈乾元击倒对手,高举双刀,原地转了半圈,吼道:“还有谁?还有谁敢抢金丹?”

    这一点也不像是擅长拉拢江湖同道的沈家老三。

    他的话没有吓退所有人,立刻就有人进入圈内,手持长刀,“沈老三,适可而止吧,总共三枚金丹,你非要独吞吗?”

    “哈哈。”沈乾元大笑,左手刀斜下一挥,“你们铁家庄刚才打赢的时候,可没说过要平分金丹,既然你提到了,好,给你们一点面子,我们要两粒,你们一粒。”

    对面那人直接骂了一句脏话,“我们这边几十个人,一粒金丹怎么分?”

    “那还废话什么?”

    两人同时挥刀冲向对方,打在了一起。

    另外两对也分出了胜负,负者无人搭理,胜者或是退下,或是继续挑战。

    胡桂扬正挨个面孔查看,突然斜对面有人快步走来,到了他面前,小声道:“你胆子真大啊。”

    “樊老道,我正找你呢。”胡桂扬笑道。

    樊大坚拉着胡桂扬走开,远离众人,说:“没死就好,这些天你跑哪去了?”

    “一言难尽,先说说这边的情况,何氏姐弟找到了?怎么自己人先打起来了?”

    樊大坚伸手遥指,“何氏姐弟在那边,被看管起来了,他们手里有三枚金丹,赵阿七想都要,可他已经服食过一枚,再吃的话有没有用很难说,所以大家不同意,合力把他打伤了,与何氏姐弟关在一起。”

    “赵阿七被打伤了?”

    “对,你知道赵阿七是谁吗?此人刚刚成名。”

    “听说了。”

    “嘿,传得真快。赵阿七被打伤,剩下的就是两派人了,还是分配不均,只好比武定夺。现在是咱们这边占优,沈乾元已经连败数名高手,什么大铁锤、背山老怪,全都不在话下,看样子,他们很快就要认输了。”

    “认输之后呢?”

    “什么意思?”

    “还是只有三枚金丹,沈韩元打算怎么分配?”

    “这个还没说,但是他功劳最大,怎么也得分一枚,莫老英雄虽然没上场,但是威望最高,也得分一枚,至于剩下的最后一枚,人人都有机会吧。”樊大坚笑了笑,显然也抱有希望。

    “你的鸟铳呢?”

    “被袁茂带回京城了,他要向西厂报告情况,争取带更多校尉一块来找你,结果你却没事。唉,如果鸟铳到手,咱们没准能将金丹全拿到手。”

    “别贪。”

    “这怎么叫贪?咱们正好三个人,三枚金丹一人一粒。”

    “你不想拿我换金丹吗?”胡桂扬笑着问。

    樊大坚轻叹一声,“说不想是撒谎,可别人不了解你,我了解,想拿你换金丹,怕是有点困难,我还是盯着何氏姐弟手里的金丹吧。”

    “带我去见何氏姐弟。”

    “现在去也没用,一大群人看着呢,先想办法解决这边的问题吧。我觉得你应该上去比武。”

    “你不是说沈乾元已经占据优势了吗?”

    “沈乾元跟咱们只是表面上一伙,他胜了,也不会分给咱们金丹。”

    “我一个人可打不赢这么多对手,我的本事高低,你应该清楚。”

    “可你是锦衣卫,有西厂做靠山,我就不信有谁真敢打败你。”

    “有什么不信的?杀了我还能再换一枚金丹,人人都会抢着动手。”

    樊大坚惊讶地打量胡桂扬,“你知道金丹是怎么回事吗?为何一点都不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但是……不能让我见何氏姐弟,能让我见一下赵阿七吗?”

    “应该可以,见他干嘛?”

    “我想让赵阿七替我出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