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综合类型 > 魔器大时代 > 44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4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清华大声道:“你干什么?快下来,这张文宏是官家子弟,万万不是江湖人物,也万万不可以在这里出事。若是他出了事,如何向其父交待。”

    那少年却道:“众人都说巴山派如何如何了不起,今天我且看一看,这巴山派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清华大是恼怒,这少年出生高门人家,平白听到一些江湖传闻,便热血上涌,这江湖上的事情,那里有那么多英雄侠女的传说,有的是争名夺利,报仇血恨,当又不能跳进场中拉他回来,便大声道:“武少侠,这位张文宏公子,是知州大人张怀奉的公子,已是一品解元,不是江湖人物,且手下留情,老道承你这个人情了。”

    众人恍然大悟,这时齐老大心中倒真是巴不得武传玉一剑把这个张文宏杀死,若是杀了这官宦家的人物,这巴山派以后的日子便不好过了,而此时王宇明刚更是大急,一个知州的公子,若是死在自己治下,那自己当真大大的不好过,也站起来道:“武少侠,不可杀人。”此时他已带上了命令的语气。

    这张文宏却是不解两人的好意,他本在州学读书,他的师父清华本不想让这少年看到这血淋淋的场景,是故没有带上他,不想这少年子弟听到自己的师父在雪枫楼参加江湖比试,心中大奇,加上自己也跟前学了一些武当派的功夫,自己认为自己是文武全才,又听多了“张帆的传说。”便暗向夫子告假,跑了过来,一见到这一边儿无人应声,顿时自告奋勇,想为师门争光,体险一下江湖的感觉。

    武传玉大奇,心道:“这是唱的那一出?”又想道:“莫不以为派个官宦人物的子弟上场,我便一定要输给他们。”心下微怒,但又看到齐老大一伙人面露失望之色,显然是想自己杀死这少年,当下心道:“我也不杀你,但有法子打败你,这少年武功实在平常,连那镖局里的趟子手都比不上,但万万要小心,张观涛师叔那么好的人,便死于大意之下。”

    那少年面带喜色,从腰中抽出一华丽长剑,做个请的手势,武传玉心中暗自不屑,就刚才那一下子,他便可以死上十次八次了,抽剑时空门大露,将右侧肺部卖给别人,若是换了另一个对手,一剑直取,这张文宏的少年非死即伤。

    武传玉也不将自己的剑抽出来,只是一拱手,那手少“唰”的一剑直取过来,直刺武传玉面门。

    武传玉挥剑格挡,却不将剑抽出来,众人只听“叮”的一声,已让武传玉格了开,两人身影交错,武传玉剑鞘一拍,众人只听“啪”的一声,武传玉已在那少年的屁股上打了一记。

    众人哄然大笑。

    张文宏却是面色发红,嘶声道:“快把你的剑拔出来。”武传玉道:“你这几手,我都懒得动手,回去多吃两年的奶罢。”众人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那少年何曾受过这等气,越发气急。只见剑光闪闪,在武传玉身边穿来穿去,却伤不到他一根毫毛。

    原本这少年也是精英人物,只是张文宏所长者,都是官场变通,如何为官,如何作八股,两人身影交错十多下之后,张文宏知自己确实不是对方对手,有几次对方都可以杀死自己,显然是对方不想得罪自己作官的父亲,知道自己是个人物,当即收住剑,只是如此之下,屁股上已挨了十几记了。

    武传玉道:“你还打不打?”

    张文宏道:“适才无知,得罪了,我这便认输。”脸上带有悻悻之色,说完便转身而去,这么一下,这个少年却已是抱气了,也知道对方留了情。

    这时齐老大却暗自叹息一声,若是武传玉杀了这张文宏是多好的事,那么巴山派平白惹事上一大敌,只是这张文宏不是什么白痴的世家子弟,还颇有心计,让他送死的打算只怕不成了。

    后面段德义大骂道:“你个没种的东西?是男子汉便死在场上,那有主动认输的道理,快快回去,再与武传玉决个生死,方才是一条好汉,不然,以后见到你,便骂你一声贪生怕死之徒。”

    显然,段德义竭力想让这张文宏死于巴山派之手。

    张文宏人虽年青,却绝不是白痴,向段德义看了一眼,道:“以后我为官,你见了我,骂我试试看?”这一下子,段德义不作声了。只是心中暗恨,也知道这张文宏并非一个无知书生。

    谢易看着刚刚回来的武传玉道:“幸亏你没有伤着那张文宏,你可知道,那张文宏不但是张知州的嫡子,更是一个人的未婚夫?”

    武传玉道:“是那一位侠女的夫婿?请师叔告知?”谢易对于张观涛的死不惊不怒,漠不关心,也让武传玉心中升起一丝怒气,口气中稍有生硬。

    谢易笑道:“他是水明苫将来的夫婿。”

    这时,双方已斗了四场,剩下的一场,便是决定性一场所在,是以双方都极为紧张,言方物对谢易道:“能否请谢易大侠再出手一次。”此时言方物极为客气,在言家一方中,除去巴山派谢易之处,对于其他人,言方物其实并无信心,自己家中那几个宾客供奉,宁三白已然是武功极为不错的人了,而请来助拳的朋友,这时胡不定却跳了出来,大声道:“我胡不定愿为言大哥打这一场。”他虽然大声叫出,却并没有跳进场子之中,显然是想等齐老大进了场再进场,这胡不定与言家极有交情,是故前来帮忙。

    这要说到数年之前,胡不定与宁小青夫妇的独子胡卫阳,在翻阳湖上抢了一官船,这本不是什么大事,那知抢的这船大有背景,竟然是当朝亲王武明训的商船,武明训何等样人,天下没有不知道的。阴山派掌门人吴不秋武功极高,在北方武林大大有名,武明训想请吴不秋作自己的宾客,吴不秋当然看不上名声不好的武明训,见到了武明训派来的使者,将武家的家仆打下了阴山,武明训一怒之下,派出四十八名一流杀手,血洗阴山派,将吴不秋的头颅割下,悬挂于洛阳城中,而且武明训多替当今圣上做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恨,手中权力极大,得罪他,便是活不了。

    胡不定与宁小青夫妇心焦如焚,得罪了武亲王,那是跑都跑不掉,两人想不出什么方法,只能等死,不想言家当时家主言正方却派来人,将这件事情有包下了,原来这条路是言家替武思训跑的,武明训当时并不知情,消息还没有传到他耳朵里,是以还有希望,言正方上告诉于武思训,说这船只是在湖中遇到风浪沉没的,并非是湖匪打劫,又主动掏了银子,这样之下,胡卫阳才得以逃脱性命。两人感激言正方,于是鄱阳湖的水路,言家一直都走得极为安稳。

    这一次,也是因为江西绿林与两湖绿林之间的不和,十二省的绿林之间,两湖绿林常常过界,势力极大,而江西的绿林却不能与两湖绿林相争,只是因为两湖绿林势大,齐老大手下能人如云,江西绿林一直不是两湖绿林的对手,这一次一齐对付齐老大,也是江西绿林同道的意思。

    胡不定大声道“齐老大,你敢与我一战么?”这个时候,任谁都看出了齐老大身受了重伤,齐卓一声名之响,在江湖上大大有名,若是这时候能打败了齐老大,那江西绿林可是大大长脸,江西绿林老大的位子,十成十也会落到鄱阳帮头上,是以胡不定竭力想激齐老大出战,加上胡不定的武功,确实是强于一般人,比宁三白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若是罗正堂与胡不定对上,死的一定是罗正堂。”

    此时齐卓一看了看自己身后,众位兄弟都身上受了伤,没有伤到的几个都不是这胡不定的对手,胡不定在鄱阳湖上二十多年,决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自己若是没有受张观涛的剑伤,那当然不用怕胡不定,只是自己最多剩下二成功力,如何能上场,只能将眼光望向清华道人。

    清华道人施施然进场,抽出剑来,道:“就由贫道向胡大爷讨教几招罢。”

    胡不定大是失望,恨不得张口大骂起来,对着齐卓一道:“你齐老大管着两湖上万绿林好汉,怎的让一个杂毛来替你挡阵。”众人听到这语,脸色都不好看,齐卓一道:“巴山派也算是道门,向真人也是出家为道,你们不是请了巴山派助阵么,我为何不能请武当派的故交相助?”原来,巴山派亦算得上是道门,向断石出家为道,是以算作道门中人,实际上,向断石曾想当和尚,只是懒得剃头发,当道士对于他更简单,把头发一扎便得了,是以江湖中人将巴山派当道门,其实巴山派的内功心法更近于佛家。

    言方物将眉头皱了起来,胡不定虽然武功不错,当不是清华道人的对手,这一场若是输了,那可如何是好,加上胡不定虽然是已方的助手,却不能朝对方大呼小叫,若是将对方得罪了,自家从此失了这个重要的朋友,那可大大不值了,但是又不能让自家输了这一阵,便道:“胡老大,还是让谢大侠再上一场罢,道家人对道家人,总不至于有这么多血腥。”

    齐老大众手下都是人精,那里看不出言方物的想法,后面一众人当即大叫,胡老大,你本是个脓包,想趁我们老大受伤之时来占便宜,你们言老大也知道你不是清华真人的对手,怕你输了,才不让你上场呢?你有个什么用,哈哈……”众人皆长笑。

    胡不定面皮发红,人要脸树要皮,何况他掌着数百人的鄱阳帮,现下更是图谋江西绿林总瓢把子的位置,现下更不可以让人落了口风,若是让江西绿林同道知道他面对两湖绿林不敢出战,那便大大落下话柄。只得充面子道:“我便领教一下清华真人的两极剑法。”说完纵身入了场中。

    言方物脸色大变,这下子,已方算是输了,望向谢易,谢易看都有看他一眼,这位谢大爷早已看出这清华的剑法不在自己之下,若是自己与他拼斗,要分出胜负,至少得三百招,一个不小心,自己便得死于对方剑下。

    胡不定便的是分水刺,两人亦不多言语,兵器相交,两人已开始打了起来。

    清华道人神色淡定,胡不定分水刺数次刺到他面前,只是挥剑格开,场外众人都已明白,胡不定确实不是清华的对手,两人的差距正如同一开始谢易与张阿生的差距一般。

    胡不定心中亦是明了,心中却是想道,说什么也得撑过一百招,只有如此,江湖中人说起自己,虽然败了,但也是在清华手中过了百招的人,如此方可不至于太丢面子。

    清华看到胡不定如此拼命,也知胡不定是为了什么?有心要成全于他,只是格挡而已,场下齐老大一方众人却大骂不止,过了不多时,胡不定数到一百招到了,这一百招,都是清华在格档,根本没有出过一剑,此时胡不定已然是面色潮红。场中武功高的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胡不定头上势气腾腾,跳出场外,大声道:“清华真人,胡某认输。”又对言方物道:“言老大,兄弟我对不住你了。”言方物叹了口气,口中道:“不要紧、不要紧。”只是脸上的神色却极其失望,胡不定如何看不出。

    胡不定回到自己婆娘身边,方小青拉住胡不定的袖子小声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帮忙还给我们摆脸色,日后少与言家一干人来住。”

    言方物却是不知,这一下子,不但输了这一场,还让胡不定与方小青夫妇两人心中怀有芥蒂,好不容易与胡家夫妇的良好关系从此受损,还连带损到在江西的生意。

    言方物朝齐老大一拱手道:“这一次言家便是输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说罢,一行人便朝雪枫楼下去了。

    此时他心中极为沮丧,这次失了一阵,回去必然受罚,也许自己外门管事的地位从此不保。

    正明和尚宣了一声佛号道:“齐施主,你们胜了,还希望日后两湖绿林少造杀业。”

    众人纷纷向齐老大道喜。

    这一局,终归是齐老大胜了。

    言方物上前道:“青山不改,绿山长流,后会有期。”说罢当先出门而去,而跟着言家的一干人物,也跟着出去,而今言家在两湖受到影响,自然会影响到言家的生意,他自然没有好的脸色。

    巴山派一干人也跟着走了,武传玉将程立挺紧紧护在里面,以防段德义突然杀人,段德义此人,人品低劣,心中害怕程立挺来报仇,自然打了抢先杀死程立挺的主意。

    看着言家一干人离开,齐老大也撑了起来,这一场,当真是惨胜,自己的手下的十多位老兄弟,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个个都是江湖上一流好手,合在一起,便是去杀皇帝也可以了,不想大都折在张观涛这一个籍籍无名之辈手中,想到此处,悲从心来,坐在地上,嚎哭起来。清华清真上前,将他扶了起来,也向自家的别院而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