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神级大骷髅 > 42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2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管怎么说,蚩尤都是巫族血裔,如今落得这个结果,夸父的心情又怎能好的起来?

    一番交代后,夸父终于知晓了李轩招他前来的目的,对于这种有利巫族的事情,他自然求之不得。

    见此间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李轩遂打算动身离去,不过就在此时,他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事,所以连忙叫住了蚩尤。

    “不知圣师还有何事要吩咐?”蚩尤问道。

    “呵呵,贫道刚才差点忘了,三日后,贫道的弟子会来找大巫了结因果,贫道希望大巫能够全力以赴,好好‘教训’那小子一顿,挫挫他的傲气。”

    “圣师放心,这件事包在晚辈身上了!”蚩尤拍拍胸口,笑着答道。

    蚩尤不是笨人,他很清楚,李轩这是把他当成门下弟子的磨刀石了,不过这样也好,既然来人是李轩弟子,那么修为定然不弱,他正好可以痛痛快快战上这最后一场。”

    须臾,在目送李轩离去后,蚩尤对着身旁的夸父躬身一礼道:“那些族人就有劳祖巫了。”

    夸父笑着点点头,立刻闪身飞向了部落之内,他可不想留在这里,当李轩口中的那个“电灯泡”。

    当夸父的身影远去无踪后,蚩尤转身来到粉颈羞红的白素贞面前,一把将她横腰抱起,缓缓消失在了尚未完全退去的朦胧雨雾之中……

    第二日上午,温暖的阳光洒遍大地,一望无垠的天空中蔚蓝无云。

    也许是因为昨日下过一场春雨的缘故,炎黄部落周围的草木灵根变得愈发苍翠欲滴,这亦让整个春日显得更加迷醉,更加生机盎然。

    不过炎黄部落内的情景,却与周围的坏境格格不入,看上去无比的肃杀,无比的萧瑟,百姓的脸上更是没有一丝笑容。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战争的受害者,永远都是那些普普通通的苍生大众。

    当九黎部落邀战涿鹿的消息传来后,无数的父母哭红了双眼,无数的妻子心肝寸断,只有那些尚未知晓人事的孩子们,才会为每天都能吃到最可口的美味佳肴欢呼雀跃,全然不知这很可能是跟父亲、兄长同席而坐的最后几餐。

    涿鹿决战乃是真正的灭族之战,输掉的一方将会失掉一切,所以尽管有种种不舍,但没有一位战士抱怨,也没有一位战士畏惧,为了父母妻儿,为了族人的未来,他们虽死无悔!

    ………

    炎黄部落的圣皇大殿内,轩辕黄帝在门廊处背手踱步,神情异常凝重。

    就在昨日,九黎部落内突然爆发出冲天的血腥之气,在那之后,又有一股更加骇人的未知气息若隐若现,着实让人心惊。

    对于这些异象,部落内的那些普通百姓自然无法察觉,可部落内的修士则不同,他们神识敏锐,却是感知的一清二楚。

    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不免让轩辕黄帝心生担忧,他本想招来广成子、多宝道人两位大教首徒进行商议,可惜他们二人突然闭关不出,却是让轩辕黄帝没能如愿。

    忽然——

    一白一黄两道流光缓缓落在了轩辕黄帝面前,正是他苦苦期盼的广成子和多宝道人。

    “老师、师叔,你们可算出关了!”轩辕黄帝长长舒了一口气,连忙快步迎了上去。

    片刻,三人在大殿内齐齐落座。

    “老师,师叔,昨日的异象你们可曾知晓?”轩辕黄帝沉声问道。

    广成子和多宝对视了一眼,只见多宝淡淡一笑:“陛下不用担心,那些异象并无大碍,如果我二人昨日所算不差,此次涿鹿决战,陛下必胜无疑,不过想要彻底斩杀蚩尤,还得劳烦皇后前往一趟天庭。”

    “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轩辕黄帝在大喜过望的同时,亦抬头望向广成子,希望能够一听究竟。

    “这件事涉及的天机隐秘实在太多,陛下此时还是不听为妙。”广成子摇头苦笑道,“等陛下功德圆满,成就了真正的天地业位后,自会知晓其中内情。”

    轩辕黄帝不是不知进退之人,所以当广成子话音落下后,他除了一阵苦笑外,便再也没有多问。

    半晌。

    在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商议后,广成子和多宝告辞回了芦棚,而轩辕黄帝亦准备动身前往**,好让九天玄女火速赶往天庭,不过就在他刚刚起身时,一位内侍突然急匆匆跑了进来。

    见此情形,轩辕黄帝只好暂时留在了殿中。

    “启禀陛下,柏鉴元帅有急事求见!”

    “宣!”

    不一会,全身甲胄的柏鉴快步走进了圣皇大殿。

    “不知爱卿有何事要启奏?”轩辕黄帝坐在上首的人皇宝座上,朗声问道。

    柏鉴躬身一礼道:“启奏陛下,从今日寅时起,九黎部落内突然鼓乐大奏,据探子回报,乃是蚩尤在进行大婚,而就在刚才不久,九黎部落内又有一批百姓和驮兽向着北方行去,为臣不敢擅作主张,所以特来请陛下圣断!”

    听柏鉴一口气说完,轩辕黄帝不由微微一笑:“元帅不用担心,既然他们想走,那就由得他们去吧!”

    如果换做早前,轩辕黄帝或许还看不透蚩尤的用意,不过在跟广成子和多宝一番交流后,他已经隐隐猜出,九黎部落内,必是有高人算出了此战的结果,蚩尤之所以会大婚,正是为了弥补缺憾,至于迁移百姓,则是想为族人谋得一条退路。

    “可是那些人口足足占了九黎部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还多,如果给了他们**之机,日后必是大患啊……”

    柏鉴作为统兵元帅,自然明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道理,所以在轩辕黄帝给出旨意后,仍是忍不住开口劝建。

    轩辕黄帝摆摆手道:“元帅不用再说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杀戮太过则为不祥,如果元帅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派兵尾随在他们身后,只要他们过了北海,朕便不会再难为他们。”

    “臣遵旨!”

    柏鉴虽然心有不满,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此事既然已由人皇拍板,就算他千般不愿,也只能奉旨而行。

    不过柏鉴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只要那些迁走的九黎百姓还有一点点想要呆在洪荒东部的意思,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很快,柏鉴告退离去,而轩辕黄帝亦返回了**,将商议好的安排告诉了九天玄女,不久后,一道紫色虹光冲霄而起,径直飞向了天庭。

    ………

    距离九黎部落跟炎黄部落甚远的涿鹿平原上,九位黑袍修士静静围坐在一幢简单的草庐之内,一言不发,只有远处哗啦啦的河水声响个不停。

    这九位黑袍修士正是被李轩喝走的那九位魔界元老,他们之所以会在这里,乃是被蚩尤“发配”于此,以为不久后的决战布设营盘。

    “血魔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与血魔最为相熟的骨魔,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份让人无比压抑的沉默。

    “是啊,血魔大哥,我们都听你的,你说咱们怎么办吧?”

    “梦魔的话,我也同意,只要是血魔大哥吩咐,小弟绝无二话!”

    ……

    一时间,其他几位黑袍修士尽皆向血魔表了忠心。

    之所以会如此,乃是因为在不久前,他们已从血魔口中知晓了有关罗睺分身,以及他们为何会被留在这里的猜测,这番猜测却是让他们惶恐不已,再加上血魔平素里就很有威望,所以没费多大力气,他就暂时成了众人的领袖。

    眼见众人很是毕恭毕敬,血魔心中不禁一阵冷笑,在这八位袍泽中,他只信得过最先说话的骨魔,还有沉默寡言的心魔,至于其他人所说,他可不敢当真。

    不过此时此刻,血魔还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所以只能继续虚与委蛇。

    血魔挥挥手,示意众人安静。

    “承蒙大家看得起我,那我也就不再藏私。”血魔沉声道:“想必大家已经清楚,咱们这位新魔主要比老主人更加狠辣,经过这次大战后,咱们这些老兄弟中,怕是没有几个能活下来,既然他不仁,那也休怪咱们不义!”

    停了停,血魔继续道:“咱们这些人的身上皆有魔界烙印,所以哪怕咱们躲到天涯海角,也绝难逃脱这位新魔主的算计,正因如此,咱们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投靠水神大人,也只有水神大人,才能帮咱们脱出此劫。”

    一想到不久之前,李轩在他们面前的赫赫威势,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水神大人的修为的确强横,可是他能抹掉咱们身上的魔界烙印吗?”一位黑袍修士将信将疑道。

    血魔咧嘴一笑,转而望向一旁默不出声的心魔,招呼道:“心魔贤弟,这个疑问还是由你来回答吧!”

    心魔点点头,随即沉声问道:“诸位兄弟可还记得天魔魅姬?”

    “天魔不是已经被水神大人灭杀了吗?”刚才提出质疑的那位黑袍修士再次皱眉问道。

    心魔冷冷一笑:“呵呵,那不过是老主人为了遮丑而说的谎言罢了,其实天魔根本就没死,她不但被抹掉了魔界烙印,更是早已成了水神大人的手下,当她选择臣服时,我就在她身旁。”

    待心魔讲完,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可是据我所知,水神大人对我等魔修很有成见,如果我等冒然去投,水神大人能收下咱们吗?”又有一位黑袍修士问出了自己心中疑惑。

    听到有人有此一问,血魔心中不禁大喜,他知道,只要再加点火候,这件事情就算成了。

    想了想,血魔大声道:“大家尽管放心,咱们虽是魔修,但亦是圣族之人,只要咱们诚心实意前去投靠,相信水神大人定会看在同族的份上,拉扯咱们一把,更何况,咱们与水神大人并没有太大龌龊,到时候,咱们还可以找到天魔,让她帮咱们说项一番,那样的话,何愁没有出路?不过在那之前,咱们先得把眼前这场危机应付过去,否则让新魔主有了察觉,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血魔大哥,你尽管吩咐吧!”

    “是啊,我们都听血魔大哥的!”

    ……

    望着纷纷表态的众人,血魔点点头,遂将自己的安排娓娓道了出来。

    一阵过后。

    其他人尽皆开始了忙碌,惟独血魔独自留在了那幢简单的草庐之中,静静陷入沉思。

    不知为何,血魔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可他也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对,但他深信,自己的直觉没有错……

    当九天玄女动身赶往天庭时,天外天的紫霄宫内,亦迎来了一位曾经的住客。

    “昊天拜见老爷,老爷圣安!”一身白衣的昊天,此刻已变回了从前的童子模样,只见他面带恭敬之色,对着坐在首位上的鸿钧道祖深深叩了一礼。

    鸿钧缓缓睁开双眼,心念电转间,一枚紫色玉简,还有一张薄薄的古朴阵图,稳稳落在了昊天面前。

    “这两物乃是镇压蚩尤的关键所在,你回转天庭后,可拿给你大师兄的老君分身过目,他自会告诉你该如何做。”

    鸿钧说完,便再度合上双眼,缓缓消失在大殿之中。

    “谨遵老爷法旨!”昊天叩了一礼,遂将那两件东西小心收进了袖中。

    虽说鸿钧已经消失不见,但昊天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依旧跪在那里,脸上写满了苦涩。

    不怪昊天会如此,当他刚一回到紫霄宫时,只觉心中突然一阵悸动,好在这个异状仅仅维持了短短一瞬,就再也没有出现。

    尽管这个状况很不起眼,但细心的昊天却是不敢大意,可惜经过一番推算后,仍是无有所得。这让他陡然意识到,恐怕这件事只有道祖才能为他释疑。

    不过很显然,道祖是不会给他询问的机会了。

    片刻后,昊天再次拜了一礼,这才变回威严庄重的天帝模样,驾云离开了紫霄宫。

    一阵寂静后,李轩的蓝色身影在紫霄宫大殿内缓缓现出真形。

    “难道昊天这一劫真的避无可避吗?”李轩向着鸿钧消失之处低声问道,脸上带着一丝不忍。

    “哎,他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鸿钧再度现身而出,长长叹了一声。

    “昊天此劫可是替他妹妹受过?”李轩皱眉问道。

    鸿钧点头。

    见此情形,李轩心中一阵了然。

    新天庭乃是道祖所立,天条自然不容亵渎,按理来说,瑶姬私配凡人杨天佑,其罪当诛,但昊天却因为顾念亲情,免了她的死罪,现在看来,这个因果怕是只能由昊天来背了。

    见鸿钧说得如此决绝,李轩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再无回转余地,索性也就不再关注,因为他很清楚,昊天作为天庭之主,断不会有性命之忧,无非是要遭些罪,受些惩罚罢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