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神灵日常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与君共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与君共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轮苦战后,冥帝已死,再说小雪那边吧,孟不凡奋不顾身,为了保护小雪,用肉身去抵挡断天的剑,全身被砍得伤口纵横,疯狂出血。

    小雪顾不得自己的伤痛,哭着爬到孟不凡的身边,面对满地鲜血手足无措,哭的死去活来,道:“师父……师父……怎么办?!!!怎么办?!!!”

    孟不凡只剩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嘴唇干裂泛白,两眼无神,意识已经快消失了。

    断天在一旁耐着性子,没有趁此机会下杀手,而是充满尊敬地说道:“好一个痴情的男人,甘心受剑,值得赞赏。”

    小雪没功夫去搭理断天,现在只想着要如何去救孟不凡……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他再继续以这种速度失血,很快就要没命了,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

    “对……对了……”小雪猛地想起,之前为了趁各军统领联合开会之时出击,云飞扬送给了他们三颗无比宝贵的还元丹,以便保命之用,江离本人根本不需要那东西,所以平均分配给他们三队人马了。

    小雪找到一线生机,慌张地在身上摸索,可算是把这保命的玩意儿给找到了,可孟不凡意识不明,气息奄奄,小雪怎么也送不进他的嘴里。

    事到如今,为了救他,小雪也顾不得什么师徒名分,男女之别,把还元丹扔到自己的嘴里就咬碎了,一股药香发散在口腔,然后她眼角湿润,望着怀中这个肯为自己挡剑的男孩,流下两行泪水,吻住了他。

    “呵,非礼勿视……”断天见她用这种办法救人,轻笑着咳嗽一声,然后转身背对,将剑支在地面,像一名绅士静静等候。

    小雪与孟不凡五指相扣,口中香舌轻轻滑动,将药从口中送入孟不凡嘴里,柔软的嘴唇覆盖其上,除了救人的急切之心,还有剧烈的怦然心动。

    “师父……”

    唇齿相依,小雪吻住他的同时,心里穿梭而过很多画面,好像这个师父从相遇的那一天就总是在臭屁,自恋,但是活的真实,洒脱,他是自己最仰慕地男人。

    许多次教导迷路的她寻找方向,是她的师父……

    不……那不重要了,在他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一刻,那道横亘在心间的枷锁已经被打破……

    这个家伙永远都霸道又任性……

    求求你回来,我不想失去你……

    “嗯……”似乎是听到小雪的心声,孟不凡吞下了还元丹,药性发散,生肌止血,手脚的切口开始复原,难言的痛苦也渐渐消退,他可算是恢复了精神。

    但等他睁眼的瞬间,却发现……

    “什么?!!!!!”小雪闭着渗泪的眼睛,依旧紧紧吻住他的嘴,孟大少爷瞪大了眼睛,心里这个发愣,“怎么了?!发生什么了?这突如其来的亲亲……”

    他可没有那个福分送出自己的初吻,没想到小雪来了开门红,叫他心跳一百八,心情似盛夏,开心激动得脑袋阵阵烟花。

    “小雪……小雪在亲我,苍天啊,我这辈子都不刷牙洗脸了,以人间天堂作为文件夹名保存在大脑love磁盘里,一辈子只读模式!!!!!!”

    他得瑟万分,浑身发颤,握紧了小雪的手,轻轻回吻了一下。

    小雪感觉到他的动作,立刻开心地睁开眼,而孟不凡骚心大起,尽管致命伤已经消失,但身体的疲劳还未修复,脸色煞白依旧,冷汗涔涔,有了这副得天独厚的扮相,他深情无比地看着小雪,眼角落泪,挤出生平最温柔,最“柔弱”,最“委屈”的表情,哽咽地从手指指着小雪,仿佛受了天大的伤害。

    “小雪……你……你竟然……吻了我……”

    他是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主儿,流出一滴鳄鱼的眼泪,捂住嘴巴说:“吼哦……我……我以后讨不到老婆了,我已经在祖宗牌位前立下毒誓,会捍卫我的贞洁,直至地老天荒,若是有人夺走了我的吻,我就只能娶她了,可是你……不喜欢我……”

    “让我一头撞死吧!!!!!”孟不凡如果生在古代,一定是“贞洁烈男”,当然是个贬义词。

    然而天底下会相信他鬼话连篇的,除了小雪还会有谁?她居然真的以为孟不凡有此毒誓,偏偏她是情势所迫,不得已才以口送药,

    小雪拉住了想要以死明志的孟不凡,脸上带着醉人的酒红色,用超级小地蚊子声低头可爱道:“小雪会……负责的……”

    她刚刚把一切都想明白了,不想再用师徒去搪塞自己越来越深的感情,所以倒不如像孟不凡那样勇敢一点,倾诉爱意。

    孟不凡可不会把她最后的话听漏,这就意味着小雪真正愿意和他在一起了,刚才那几剑受得不亏啊……

    “太好了!”孟不凡开心得像个孩子,不分场合,就这么张臂把小雪抱住,真的哭了……

    “我会对你好的,小雪。”

    孟不凡对于自己的承诺十分看重,这句话,他是用所有的严肃和认真许下的,从未有谁见过如此帅气和正色的他。

    小雪听着他的许诺,再一次感动地落下热泪……

    ……

    “喂,他们在干嘛?”狂奔赶来的叶战,看着眼前猎奇的一幕,呆傻地挠着头问道。

    “大概……是在秀恩爱,可在断天旁边演晚间爱情偶像剧是几个意思?”

    两个人前脚刚到,就看见两个人亲得你侬我侬,而断天超级识趣地背对着他们,没有暗下杀手的意思。

    这算什么,明明大敌当前,居然在那里发狗粮,脑袋进水了吗?这剑帝断天也够奇怪的,说他邪,可这谦谦君子的作派蛮让人意外,可说他好,剑下不留情,分尸切斩的残忍剑法,谁都闻风丧胆,搞不懂。

    现在情况太微妙,他们两个可不能坐视断天逗留在两人身边,于是准备上前掩护,但断天见他们有意前来,眼神微妙地透着寒光,将宝剑轻轻一扫,只听此起彼伏的闷响,冷月二人的前方向上冲起一道土烟屏障,地面被划开一道口子,整齐锐利,横跨百米,极其怖人,只是轻轻一剑便有如此效果,让两人看得目瞪口呆,冷汗直流。

    烟消云散后,断天轻轻微笑道:“两位既然在此,想必与你等交战的冥帝已经败亡了吧,不过,还请在线后稍等片刻如何,我与小雪的比试还未结束,若是两位执意越线,就休怪我剑下无情了。”

    叶战能感觉到,断天和公输惊雷有着实力的不同,仅次于龙玄音,剑法超然,他们刚刚打败公输惊雷已经是九死一生,这断天,又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险峻山峰。

    贸然过线,小雪和孟不凡离他如此之近,就怕会弄巧成拙,反令他们身陷险境,实在不可妄动,于是他们只能选择留守原地,静静等候。

    孟不凡刚把小雪追到手,心里那叫一个美,但这阵异动才让神经大条的他发现,断天正站在不远处微笑静候。

    “什么?!”孟不凡打了个哆嗦,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把小雪挡在身后,紧迫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把他给解决掉了……”

    小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把他拉到自己的身后,倔道:“现在解决。”

    刚刚他伤害孟不凡的那几剑,小雪不会忘记,更不会让孟不凡白受,正巧刚才的还元丹她多少也咽了些,手上的伤害和体力也稀疏地修复了一些,她想要继续战斗,打败断天。不止是为了孟不凡,更重要的,是她想自己完成一场战斗,可以证明自己的战斗。

    孟不凡知道小雪的脾气,她同样是个战士,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如果自己这时候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只是给她的脸上摸黑。

    断天这时对孟不凡道:“我为阁下以身挡剑的勇气倾佩,人类……是否就是因为这份保护之心而变得强大坚强呢?那几剑,我能感觉到无与伦比的美丽,向你道谢,还请告知你的姓名。”

    老孟淡淡地看着他,道:“孟不凡。”

    “不凡……人如其名,甚妙,甚妙……”断天对他表示了赞赏,但紧接着,又倾诉了自己的不悦:

    “孟不凡,我为能遇到你这样的强者而高兴,但……这毕竟是我们两人的决战,既然你选择作为旁观者,就请看到最后,你的行为对我,对小雪,都是一种侮辱。”

    孟不凡不惧他略有敌意的神色,上前沉着道:“那是对你而言,然而我如果刚才不那么做,一辈子都会后悔。”

    “呵,是吗?很不巧,我已经把一生奉献给了战斗之美,难以对你的作法有所苟同。”断天取出一张白布擦拭宝剑,道:“我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想干涉我的战斗,请在我杀了小雪之后,你可以尽情向我复仇,我会以对手之礼相待,此刻,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请退到线外,与你的同伴一起,若近一步,定斩不饶。”

    断天十分讨厌战斗之中发生这样的插曲,影响美感,侮辱了他战斗的快乐,只不过他对孟不凡的舍命之举抱有尊敬和愉悦,这才没有发作,选择静观其变。

    孟不凡扭头看了下小雪,用眼神询问她是否还能继续战斗,小雪只是点头柔笑,“放心,小雪可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