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征途 > 第三百三十九 猛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九 猛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佑说揍吕正义当然是开玩笑,不过这架还是要打的,不然天佑的骚痒症发作起来实在是要人命。

    第二日照常晨练后去约定好的演武场,吕正义那帮人早早的就等在了那里,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为了不耽搁早课时间,之前就约定好了较早的时间开打,不过这帮人这么心急的跑过来,显然还是因为自信不会输,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跑来等着。

    天佑今天依然是只带了柒小妹随行,他身边的妖宠说实话都不是很适合在门派内活动,以前是一个人没办法,所以只能随身带着,如今又柒小妹陪同,月影也就放心的呆在了洞府中,还能顺便照顾一下嘲风和多宝。

    “怎么现在才来?你是怕了吧?”天佑刚一出现就立刻引来了对面的嘲讽之声。

    斜眼看了一眼脑袋裹得跟个粽子一样的吕正义,天佑嘴角微微上翘。“怕?为什么要怕?怕你这个粽子脑袋吗?哈哈哈哈……”

    天佑的笑声立刻引起了围观人群的跟随,不说还不觉得,被他点出来,周围人群更是忍不住了。这场战斗知道的人不少,所以早早的就有人来守着准备看他们决斗,这会一听天佑的玩笑一个个全都跟着笑了起来。吕正义他们虽然嚣张,却也不敢犯众怒,看着大笑的人群根本不敢说什么。这些说是围观群众,也都是修士,其中还不乏修即将进阶仙长的师兄们,吕正义他们哪里敢胡乱得罪?

    “我们不与你争那口舌之利,今日既是约战,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吕正义说着向旁边让了一步,将一名看似很普通的师兄让了出来。

    这人身量不高,比吕正义矮了半头,身材很是匀称,既不魁梧也不消瘦。一身洗得发白的长袍看起来很是朴素,但服装须发都很整齐,连鬓角都一丝不苟的扎进了发髻之中。总之这是个看起来很干净很爽利的人,给人一种精干的感觉。

    除了身材,此人的相貌倒是平平无奇,属于那种丢进人堆就看不见的类型,不过在天佑眼中,此人的状态却是相当恐怖。

    在天佑的灵视之下,这位师兄体内奔腾的灵气明显与周围人等都不相同。普通师兄们的灵气运行路线像是一棵大树,以任督二脉为主干,周围四散的灵力扩充至一些辅助脉络。除非战斗是需要用到,修行之时这些普通穴点是并不会去主动修炼的。

    但是,眼前这位师兄却是不同。他体内的灵气看似稀薄,却并非真的数量稀少,而是因为他将自身的灵力运行路线做了更改,沿任督二脉游走的灵气竟然被他改成了横向移动,沿着前胸后背的主副穴位节点走之字路线,灵气几乎贯通全身所有穴位。也就是说,这人是没有主副穴位之分的,他将全身的所有穴位节点都当做了主穴在练。

    这种运功方法显然有利有弊。要说利,这周身720个穴位全部贯通,这战力之强怕是同阶无敌一般的存在。但要说弊……这弊端可就大了。

    一般弟子只需要修炼108要穴,而且其中72个是辅修,真正需要专精的不过是36个穴位而已。相比之下,一个要修720个穴点,一个只要修108个穴点,哪个更快一目了然。

    本来只要有耐信,吃得了苦,这修行速度慢也就慢一点,倒也不是太大问题。可关键是问题在于修行是有时间限制的啊。

    普通人寿不过百年,若想延年益寿,修为至少需跨过出尘境先天期,也就是必须要超过50级,否则不管怎么练,也绝对活不过普通人的寿命上限,至多撑到120岁照样得寿终正寝。当然,能被紫霄宫收下的正式弟子,要想撑过这一时期并不困难,而一旦突破,寿命便会延长至200年。

    50级之后,修为与寿数基本上就是个伴随增长的过程,并没有太明确的界定,每个人的情况也各不相同,但大致存在一个标准,也即是修士们的大限所在。

    总之,成功达到91级,也就是凝魂境人魂期的修士,寿数大约会在500年以上。达到121级,也就是通灵境顺天期的修士,寿数会突破至两千年左右。至于再往后的情况,那就没人知道了,因为凡是达到这一标准的修士,至今还没听说哪位是寿终正寝的,不是死于意外就是尚在人世,总之到了这个阶段基本上也就快寿与天齐了。

    正因为有这种寿数增长的限制条件存在,所以紫霄宫的修士们最怕的事情就是修为的提升赶不上年龄的提升。

    50级的门槛较低,紫霄宫的各位都不在意,但关键的是50级至91级,这期间的修士寿元长短随修为变化的方式是阶梯式而不是渐进式的,也就是说哪怕你已经90级巅峰,但只要那临门一脚没踢出去,寿命上限就还是200岁。跨不过90级和91级之间的那道坎,你就永远别想成为一个超凡之人。

    紫霄宫弟子那么多,仙长却少的可怜,全都是拜这道门槛所赐。就这还是因为紫霄宫改进了修炼方法,使用独丹法降低了未来的战力发展上限,提升了修炼速度,不然只会有更多的人被卡死在人魂期以下的阶段,直至老死也成不了仙长。

    那么,既然只修108要穴都有那么多人卡在91级以下,成不了仙长活活熬死在修行之路上,那这位修炼周身720个穴点的师兄,还有什么希望跨过这道鸿沟?

    虽然不能理解对方这样做的原因,但天佑也知道这不是询问的时候,起码以目前他们所处的环境来说是肯定不可能问出什么来的。

    压下心里的疑问,天佑也没废话。旷课了这么多天,今天天佑也是打算去上早课的。前段时间是借着养伤的借口,这几天可不能再胡乱玩闹了。再说听听课对他也没什么坏处。

    双方都没打算拖时间,互相斗了几句嘴之后便踏入演武场中分两端站定。一名负责演武场管理的师兄在一边重申双方之前约定好的规则:“记住。本次切磋不许使用武器、不许召唤妖宠和亡灵仆从,不得下死手,听到钟声无论处于何种状态都必须立刻停手。明白了吗?”

    这个战斗规则和昨天说好的少有出入,内容是按照吕正义他们要求的,天佑觉的也没什么影响也就没再争辩。反正他需要的就是拳拳到肉的击打来梳理灵气,而吕正义那帮人则是怕天佑使用太一剑或者召唤嘲风欺负人,所以也非常赞同禁用武器和妖宠的规则。

    双方确认之后负责管理演武场并兼任裁判的师兄一挥手,切磋这便算是开始了。不过两边都没急着冲上去,而是缓步走向了场地中央。天佑微微侧着一点身,对面的那位师兄却是正对着他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这位师兄,之前都还未请教,如何称呼啊?”

    “周通。”对方的回答几乎是和拳头一起出现的,天佑倒是早有准备,说话也不过是让对方分心,自己当然不会被坑进去。

    因为侧身的原因,天佑的左臂略微靠前,格挡的左手先接触到周通的拳头,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从拳头上传来。对自身力量极为自信的天佑完全没想到居然有人在力量上能比自己超出这么多,而且是修为明显并不比自己高多少的前提下。结果就是大意失荆州,天佑没能挡住这一拳,被崩飞了七八步远,落地后又噔噔噔的连退五六步才一个跺地止住了后退的趋势。

    “好。”

    “揍他。”

    “……”

    随着天佑失利,周围立刻响起吕正义一行的欢呼声。

    天佑没有被周围的声音影响,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周通身上,这次他不会再大意。对面一击得手的周通没有丝毫停顿,已经冲到近前,上来就又是一记直拳。

    这次天佑不再硬接,双手同时从侧面贴上周通手臂,一个转身,顶腰、弓背,双臂发力顺着周通的力量一个过肩摔,轰的一声直接把这家伙甩过头顶砸在了地上。

    原本以为这下好歹能让对方停顿一下,结果没想到这货跟终结者一样,落地之后竟然借着地面反弹的力量双脚夹向天佑脑袋。

    发现他意图的天佑虽然惊讶,却还是及时闪避了开来,结果对方就顺着之前的力量跳了起来,而且他重新起来之后并不浪费时间转身,就着当前背对天佑的方向就是一个回旋踢,转身、攻击一次完成,速度快到普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过,一般人闪不开不代表天佑躲不开。他的反射神经本来就异于常人,如今更是夸张。后退一步闪过对方踢来的一脚之后猛然踏步向前,肩膀抗住周通的腿根部,猛然向前一送。周通立刻就是一惊,因为他伶俐的一脚不但扫空了,而且还被人破了招式推了出去。如今他一脚在上一脚在下的姿势落地之后必然失去平衡,所以他慌忙想要变招,没想到天佑的攻击和他是一个路数,不但快,而且全是连招。

    趁着周通还在半空,天佑将其推出去之后又紧追一步跟上往前飞的周通,同时弯腰一把抄住他位于下方的那条腿猛的向上一拉,原本就失去平衡的周通立刻来了个空中原地翻滚360度,正要接后续动作,没想到天佑紧跟着跳起来用肘部罩着他的后腰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重击。

    轰……

    周围人都感觉脚下明显震了一下,地面上腾起一圈烟尘,周通被一招砸入地面,半天没见动静。

    吕正义一帮人还沉浸在先前一招得手的兴奋中,表情都还没退下来呢,没想到电石火光之间战场形势就来了个180度大逆转,原本占据上风的周通竟然被一个连招撂倒了。

    不过,吕正义他们绝望,天佑却也一样绝望,因为眼前的这个周通在他眼里已经完全上升到了怪物级别的存在。

    虽然那家伙此时正趴在地上没有动静,但天佑却能看到他体内奔腾的灵力如大河泛滥一般四处纵横,这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分明是等着他靠近来个反杀什么的吗。

    当然,天佑是不可能上当的。在他的灵视之下,这种小伎俩显得幼稚无比。

    “喂,别装了,我知道你没事,起来打过,不然就直接认输,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地上的周通听到声音却是没动,天佑无奈只能看向裁判:“他不动是不是就算我赢了?”

    裁判师兄这时候也搞不清周通到底怎么了,就打算走过去看看情况再下结论,结果听到他的脚步声周通突然一跳爬了起来,再度朝着天佑冲了过来。他知道,裁判走过来就意味着天佑不会上当了。

    看到他重新爬起来,周围吕正义的人又是一阵欢呼,裁判也是立刻退出了演武场结界范围,只有柒小妹在一旁焦急的喊着:“天佑小心!”

    面对再次冲上来的周通,天佑本想继续用格斗技压制他,没想到这家伙跑在半路体内的灵力就开始暴走,一串好像星座一样的穴点交替亮起。天佑一瞬间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他没见过的术法。

    不同的术法用到的穴点不同,但启动方式都一样,先从体内玄丹导出灵气,然后按照术法对应线路依次经过相关穴点,最后打出去就行了。不过,周通使用的技能经过的穴点很多,可奇怪的是却没有进入手臂或者腿脚之类的位置,而是在全身各处自然散开了。

    对术法至今也只是一知半解的天佑并不知道这种特征代表着什么,如果换做在紫霄宫学艺3年以上的弟子,必然会明白,这是一种自体强化类的术法启动的标准流程。因为自体强化类的术法是不用打出去的,所以不需要从手脚之类的位置输出,自然也就不必进入这些特定的外放用穴点,而是直接扩散全身。

    不过,不管如何,天佑起码知道这是个技能,所以他也毫不犹豫的运起功法,将全身灵力调动了起来,很快便带着阵阵雷光向他的双掌汇聚而去。

    “末日连环。”

    “奔雷掌。”

    两个同时响起的声音伴随着一声炸雷在众人耳边响起,尽管隔着结界依然震的众人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但场中情景却让他们看的目瞪口呆,张着嘴甚至忘记了再把手放下来。

    天佑的奔雷掌成功启动,雷电之力瞬间击中周通,电的这家伙全身焦黑连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但周通的攻击却没有任何的停顿,雷电仅仅烧焦了周通的表皮,在深入皮下之后即遭到了拦截,而因为周通的修为更高,且灵气更为凝实,所以天佑的雷电之力没能破开周通的灵力,直接被震散开来。

    挡下了天佑全力一击的周通迅速冲到了天佑面前,接着周身灵力激荡,天佑只感觉一连串如暴雨一般的连绵打击不分先后的命中自己全身各处,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人已经在自家洞府的床铺上躺着了,月影正单手撑着床板,一只手撩着长发,极是香艳的俯身在他胸前用柔嫩的小舌帮他舔舐伤口。

    “啊……”

    月影的丁香小舌忽然触到一处痒处,让天佑忍不住扭了一下身子。此举立刻惊动了正聚精会神帮他疗伤的月影。

    “主人你醒啦?”

    “嗯。”嗯了一声后的天佑又问道:“我这是……被抬回来了?”

    “是啊,主人你被那个叫周通的人当场击晕,肋骨都断了好几根,不是有和你认识的师兄贡献了几枚丹药,柒小妹都不知道该如何把你抬回来了。”

    “可有记下那几位师兄的名号?这人情总是要记得的。”

    天佑问到这个的时候门口忽然响起柒小妹的声音。“对不起天佑,我当时光想着救你了,就……就……”

    柒小妹毕竟不是他这样的人精,那种时候想不到这些才是正常。天佑也没怪她的意思,反而安慰了她两句:“无妨,人家不留姓名就代表不在意,你也不用太过放在心上。对了,现在什么时候了?”外面的阳光还不错,天佑也不知道这是几点。

    “已经是未时了。”

    “什么?都已经过了中午了?我还打算去听早课呢,这下好了,又耽误一天!”

    月影在一旁道:“怕是不止耽误一天的问题吧?”

    “什么意思?”

    柒小妹在一旁道:“早上天佑你昏迷了之后那个叫吕正义的说了,明天他们还会在演武场等你,若你不去便是……便是……”

    天佑皱眉打断柒小妹:“行了,我知道总归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

    月影笑道:“吕正义那帮人占了便宜,这几日怕是都不会放过你,定然天天约战。奈何主人你只要一修炼骚痒症就会发作,而为了不让骚痒症发作还就非得应战不可。有月影的口水疗伤,主人倒是不必担心这点伤痛,只是这早课怕是有段时间去不成了。”

    “说来说去还是这古怪的骚痒症害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人家没有的毛病都让我碰上了!师尊他们也是,一个个不是都挺厉害的吗?怎么连我这点小毛病都解决不了呢?”

    “我倒觉得恐怕不是振远上仙他们的问题,而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月影很是中肯的说道。

    “我们的问题?”天佑稍微愣了一下,随后想到了柳媚娘说自己的灵台之中有条神龙,还有一个小型的太阳系模型,这点确实是和所有修士都不一样。于是这下天佑也变得颓丧了起来,叹气道:“哎!没娘的孩子果然命苦啊!遇到问题连个求助的人都没有!”

    “我倒是想到两个人,或许问问他们能有办法。”

    月影的话让天佑立刻来了精神,追问道:“你说的是谁?”

    “当然是那位帮了我们很多次的南明师姐以及那位更神秘的伏羲仙长了。”

    “南明和伏羲?”天佑仔细回想了一下与两人几次见面的情况,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