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才子风云录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况公子押题乡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十八章 况公子押题乡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况且心里陡然沉落,他真怕有什么事情突然发生,这两天他一直在为左羚担忧,心惊肉跳、神魂不定,要是再出岔子,真就火上房了。%D7%CF%D3%C4%B8%F3

    “应该不是麻烦事儿,我看练师好像有什么事要跟你商量。”文宾笑道。

    “哦,那练师怎么不派人来找我?”

    “练师知道石榴那里少不了你,可能不好意思寻你去吧,所以让我见着你就跟你说一声。”文宾颇为善解人意。

    “好吧,我今天就去拜访练师。”况且说道,心里还是不大踏实。

    两人喝着茶,又开始说起这次的乡试来。

    文宾说这次不知怎么了,乡试的题目现在还没出来,不知大宗师从京城启程时,皇上的题目出了没有。

    况且马上想到皇上病重的事,题目出晚了也一定是因为这个缘故。

    乡试的主持大考官被人敬称为大宗师,省府的提学御史一般被称为宗师,当然也有称提学御史为大宗师的,这称呼并不固定。但是主持乡试的大考官一定是大宗师,这一点毫无疑问。

    乡试的题目也是由皇上出,有时是礼部拟题目,题目有多个,然后皇上从中选一个作为乡试的题目,考生就按照这题目来做八股文,也就是应试命题作文。

    有时,皇上会自己出题目,这样更保险,以免礼部官员泄露题目,嘉靖帝一般都是自己出题目,而不假手他人。

    乡试、会试的题目基本不出四书的范围,皇上要出题目时,会把身边所有人打发出去,然后翻开一本《论语》或者《孟子》《中庸》,随手翻到哪页,看到一个句子,就写在纸上,这就是题目了。

    这种随机选择的题目根本让人猜不着,就是对皇上最熟悉,最懂得他心思的太监也没办法猜出来。这也就杜绝了考试题目被猜中、被押中的可能性。

    况且想到嘉靖帝的病,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这时候皇上如果要出题,会是什么?

    他当然知道随机选择的惯例,可是嘉靖帝不是那种喜欢按惯例行事的人,尤其是他病重时分,可能会把心里的想法荟萃在科考题目中。

    他昨天看了许多嘉靖帝的手札,所谓读其书,想见其人。读一个人的手稿,也就更能想象出此人的心性为人。

    尽管他还看不大懂嘉靖帝使用的语言,可是他却能从那些笔迹中看出嘉靖帝的心情,甚至有种感觉,他能读懂嘉靖帝的心思,根本不需要用他的语言文字去识别。

    想着想着,他脑子里忽然蹦出几个字:吾生也有涯。

    这应该是嘉靖帝病重时的心情写照吧,嘉靖帝又是雄心勃勃的人,想要把明朝的文治推到一个新高峰,他修道固然是迷恋长生不能自拔,却也是想要长久坐在皇帝位上,让帝国长治久安。

    前些年他还曾经闹过一个笑话,要把帝位先传给太子,他去专心修道,等修道成功后再回来当皇帝,被大臣们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地给阻击住了。这事在史书上也成了笑话。

    无论怎样英明的人,一旦陷入长生不老的念头里,也就会变得幼稚、盲目,智力甚至不及一个普通人,秦始皇如此,汉武帝如此,唐太宗、高宗、乃至宪宗、宣宗无不如此。

    这会是此次乡试的题目吗?

    他摇摇头,吾生也有涯,是出自《庄子?内篇?养生主》,完整的句子是: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

    意思是说知识是无穷尽的,人生却是苦短的,以暂短的人生来追逐无穷尽的知识,这是傻逼行为呀。

    这种思想当然是庄子一贯的逍遥主义,决不能让任何事困扰自己、折磨自己,自己要成为自己身体和灵魂的主人,打破世上的一切桎梏。知识也罢,富贵也罢,名声也罢,神马都是浮云。

    然而困扰嘉靖帝的不是知无涯,而是这世界是无涯的,他想长留世间,永远驻留在帝座上,努力把国家治理成千年帝国,同时也永远享受帝位上享有的一切声色之娱。

    “你现在还在练习写练师给你的题目?”况且问道。

    “都写完了,这才轻松些,若不如此,就是你来了,我也没心思陪你说话。”文宾笑道。

    “那你不妨再试写一个题目:吾生也有涯。”况且笑道。

    “吾生也有涯?出自《庄子》。为什么要练习写这个,这跟乡试没关系吧?”文宾不解道。

    “反正你就当练习写文章了,也不在乎多写一篇吧,说不定会爆冷门。”况且道。

    “不可能,题目一定出自《四书》,不可能从《庄子》里出题目。”文宾连连摇头。

    “如果真要是出了呢,你还能因为不是出自《四书》拒绝答卷?”

    “当然不能。嗯,况且,不会是……”文宾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泄题了。

    “别瞎想啊,我就是忽然脑子里蹦出这么个题目来,觉得挺好玩,也就跟你说了。皇上题目现在还没出呢,谁能猜得到?”况且道。

    “嗯,这倒也是。行,我试着写写看。”文宾不忍拒绝他的好意,也就答应了,心里却没当回事。

    “另外,这个吾生也有涯是道家思想,皇上虽说信道,可是阅卷的大臣可都是大儒,你作此文,决不能带丝毫道家的味道,否则必被黜落。”况且想到了这一点。

    “用儒家的思想来阐述道家的经典,这有点难度啊,不过挺有意思的,不妨做做玩玩。”文宾笑了,觉得这还真是一种挑战。

    “我就是瞎想的,你自己做着玩玩就行了,千万别跟任何人说,不然会让人笑话。”况且道。

    “我跟人说这些做什么,你放心就是。”文宾笑道。

    三人又说了些闲话,况且告辞出来,然后坐车来到按察使衙门。

    这里不像苏州知府衙门,上下里外的人都认识他,他只好写个手本让门房递进去,然后在门外等着。

    在门外等候接见的人还不少,有官员有士绅,甚至还有一些普通市民,况且听了两句才大约明白,这几个普通市民是来告状的。

    况且讶异,告状应该去应天府啊,怎么来这儿了?按察使主管官员风宪,一般不管民间的事宜。

    不多时,一个公差跑着过来,嚷着:“哪位是况公子?”

    况且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出来,应道:“在下就是。”

    “大人有请,公子请随我来。”公差急忙领着况且向里面走。

    “这人是谁啊,刚来大人就接见了,咱们等了都快一天了。”一个士绅模样的人不满道。

    “估计也是位衙内吧,不然没这待遇。”另一个士绅猜测道。

    “你们拉到吧,这位不就是况大才子讳且的嘛,他可是练大人的学生。”这位一听就是东北移民到南京的,还带着浓重的乡土味。

    “是练大人的门生啊,难怪了。”

    “什么,他就是况大才子,苏州的那位?”

    “什么苏州的,人家现在随老夫子住在玄武湖中心岛上,他还是老夫子的衣钵传人呢。”

    这下子按察使衙门门前热闹起来了,这些人也不急着大人召见了,七嘴八舌地议论起况且来。况且名声大,可是见过他本人的还真没几个人。

    练达宁穿着补服,在二堂的台阶下等候他,见到他后笑道:“真是稀客啊。”

    况且赧然,急忙躬身施礼道:“弟子这一向穷忙,疏于向老师请安,老师恕罪则个。”

    练达宁呵呵笑道:“跟你说着玩的,你还当真,我知道你前面日子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过后石榴又是那样子,你也是片刻不得闲的,老夫子那里也少不了你辅佐。”

    话是这样说,练达宁心里并不是一点都不介意,同时收的弟子,可是这弟子现在几乎成陈慕沙一个人的了,而况且对他和陈慕沙两人的亲疏远近,更是不言自明。想到这儿,他心里难免有些失衡。

    不过现在他也是陈慕沙这条战线上的人,陈慕沙得势他也就得势,反之亦然,徐阶那里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练达宁拉着况且进了一个小房间,仆役上茶后退出。

    “坐下说话。”练达宁拉着况且坐下。

    “弟子方才见到文宾了,他说老师急着要见我。”况且笑道。

    “嗯,是这样,这次来南京主持乡试的是礼部侍郎陈以学大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

    “此人是裕王府三杰之一陈以勤的族兄,也是我师相的好友,这次他来南京主持乡试,听说你没参加,好生失望,特意给我发来一封信函,想见见你,有收你做门生的念头,不知你意下如何?”练达宁道。

    裕王府三杰,指的是高拱、张居正和陈以勤,他们之间的排名也是如此。师相自然是指徐阶,他既是练达宁的恩师,又是首辅,故称师相。

    “收我做门生?”况且被这毫无来由的收徒方式弄懵了。

    “哦,这种门生跟咱们这样的师生关系不一样,就是你认他当老师,他认你做门生。”练达宁解释道。

    况且听懂了,这就是认大哥吧。你认我当大哥,大哥就罩着你。

    当时官场的风气也是如此,认义父干儿的有些下流,只有刘瑾、魏忠贤这样不学无术的人才这样干。一般士大夫不屑为,就改认老师门生了。说到底不过是拉帮结伙,组建官场中的黑社会而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