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大刁民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大秘的烦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大秘的烦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整个过程华山都没有出声,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感慨道:“陶德庆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就是这人品实在不敢恭维!”

    李云道却显得心情异常地灿烂,一路都哼着曲调奇怪的小曲,此时才笑道:“一个有能力但人品差的陶德庆换一员能将,这笔生意划算!”

    战风雨不解:“头儿,你是说刚刚那个什么章徐鹤?”

    李云道笑着点头:“怎么,是不是不服气?”

    战风雨嘿嘿笑道:“也没什么不服气的,就是觉得那哥们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您把他调来咱们市局,能干哈?”

    华山笑骂道:“头儿身边要是都是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咱们这公安局等着关张大吉吧!”

    战风雨不服气:“咱这叫大智若愚,虽然没喝过什么墨水,但挡不住咱生活经验丰富啊!”

    三人找了个饭馆吃了顿饭,饭后,华山回市局,战风雨送李云道直奔市委办公大楼,刚刚纪灵岩来过微信,说书记已经按时回了办公室,让李云道依约来“面圣”。

    曲费清今天的心情明显非常好,李云道走进书记办公室的时候,这位西湖市的一把手正站在花架旁一边哼着样板戏一边给花草喷水。花架上也不是什么名花名草,就是几盆普通的观叶植物,但长势极好。

    “云道局长,你现在可是香饽饽,连东阁市长也开始打你的主意了!”曲费清竟跟李云道开起了玩笑。

    李云道不禁苦笑:“您就别磕碜我了,东阁市长看重的不是我,而是那个位置。”

    “你这个位置,现在眼红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公安条线有多重要,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曲费清连续摁压着手中的喷壶,窗边的阳光照射在水雾上,水雾边竟隐约可见一道小彩虹。

    “曲书记,您放心,我喜欢公安这个职业。”李云道笑了笑,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头一回跟姑苏警方打交道时,被拷在窗台上的场景。

    “你迟早都是要独当一面的,但不是现在。”曲费清放下喷壶,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来,坐下聊,说说昨晚的事情。”

    李云道原原本本将昨晚的事情作了汇报,包括汤力在内,都没有对曲费清隐瞒。

    “他要举报他父亲汤林阳?”曲费清的面色有些凝重,事关省里的老干部,牵一发便动全身,自己又是空降的外来干部,由不得他不谨慎行事。

    “不是贪腐而是贩毒。”李云道尽量语速平缓地说道。

    “什么?”曲费清猛地坐直了身子,眉心间出间了一个大大的川字,“汤老贩毒?开什么玩笑?云道,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严重的指控?”

    “我知道。汤林阳是浙北省的老领导, 提拔过很多人,到现在还有很多部门的领导自称为他的‘学生’。”李云道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曲费清的表情。

    曲费清似乎陷入了深思,李云道也没去打断他的思路。一旦针对汤林阳展开调查,如果能找到证据,也许就是得罪一拨人,但如果找不到任何对汤林阳不利的证据,恐怕到时候上上下下都难以交待,尤其是对于曲费清来说,好不容易才在跟赵平安和严东阁的角逐中找到了一部分平衡点,此时再去打破这个平衡,于人于己都颇为不利。

    曲费清思考问题的时候习惯盯着桌上的办公用品, 良久,曲费清才重新抬起视线:“云道,你是公安局长,你怎么看?”

    其实刚刚曲费清在思考的时候,李云道就猜到他会问自己,领导向来如此,轻易不表态。

    “在我来西湖前,西湖毒品市场有三大巨头,首当其冲的就是戚洪波团队,其次是‘水獭’,第三是郭威团伙。其中郭威团伙已经在e30的反恐事件中被人谋杀,剩余势力都被戚洪波吸收了。‘水獭’是这三个组织中最神秘也是最低调的一个,一开始很多人都怀疑汤力就是这个‘水獭’,我当初也有过这样的怀疑,但是随着张士英和甄平团队的覆灭,我们以为‘水獭’应该是一个组织的代号,而不是一个人。但是,昨晚汤力实名举报汤林阳后,我开始怀疑汤林阳或许才是那只真正的‘水獭’。但这只是初步的怀疑,我现还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我的怀疑。至于汤力这个人,人品我的确不敢恭维,但是他的嚣张跋扈多数还是源自于汤林阳在浙北的余威,而且汤林阳再怎么说也是他爹,他这样的人会实名举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跟汤林阳因为某件事情彻底翻了脸,而且汤林阳很可能知道汤力要去举报,故而在昨晚派出了杀手。从昨晚的现场来看,五名枪手都是荷枪实弹,凭汤力还能跟他们周旋那么久,显然汤林阳应该是吩咐过五名杀手只要把儿子带回去,要活口而不是死尸,但汤力明显就误会了他老子的意思,以为他老子要他的命,所以……”

    曲费清长长叹了口气:“看来你更相信汤力的话。”

    李云道摇头苦笑:“我倒是宁可不相信汤力,否则一旦汤林阳案发,浙北势必又要面临一场全面的调整。”

    此语正中曲费清心窝,点头道:“浙北需要稳定,中央也需要一个平稳的浙北,这也是赵平安来浙北履新的使命。”

    李云道一愣,他原先只知道赵平安来浙北是赵家布的棋,却不知原来还有这层意思在里面。

    “鹿城的民间借贷危机暴发后,浙北其实已经被盯上了,前任国华书记算是保住了晚节,借贷危机虽然解决了,但还有诸多的遗留问题,民间的怨声很大啊!中央已经先后派了三组人下来明察暗访,汇报上去的信息对浙北也都极为不利,所以才动了临阵换将的念头。”曲费清娓娓道来,“其实当初还有一个说法,是秦伯南要调来,如果是老秦来的话,我的工作就要好开展得多了!”

    “赵书记似乎对给前任擦屁股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不光是李云道,谁都能看出得,赵平安来浙北后将重点放在了打造浙北“一核五星”的战略上,以西湖为核心,重点发展五个卫星地级市,同时赵平安将绝大部分视线和精力都放在了打造高新科技产业,试图再培育几个类似于云里科技这样的巨无霸企业,来为自己的浙北政绩舔砖加瓦。

    曲费清又叹了口气:“我已经很诚恳地主动找过赵书记两次了,只要一提起民间借贷的事情,他要么一带而过,要么就扯向别的话题,唉,这些事情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指不定又要捅出什么大娄子了!”

    李云道从曲费清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面色沉重,纪灵岩送到下楼时开玩笑道:“怎么,被书记教训了?我刚刚在外头虽然听不清里面说什么,但听声音里头应该还好啊,风平浪静啊!”

    李云道叹气摇头,突然神秘一笑,凑到纪灵岩耳边道:“对了,外面传说你跟浙北卫视的一个主持人好上了,真的假的?”

    纪灵岩一愣,一把抓住李云道的胳膊,随即看了看四周,一脸懊糟:“这件事你也知道了?我正发愁呢,外面传得像模像样的,你晚上有没有安排?曲书记晚上老同学聚会,我是自由身,你要是空,咱俩喝个酒,我正好想请你帮个忙。”

    李云道立刻意训到,这位书记大秘很可能是碰上桃色烦恼了,当下笑道:“行,大秘召唤,天大的事情我也得放下!晚上老地方吧,算了,你也别吃晚饭了,我先带你去撸串。让你这位高高在上的书记大秘也下到民间,体验体验老百姓的日子。”

    每到夜幕降临时,忙碌了一天,西湖人的生活仿佛才刚刚开始。天边的晚霞还如同仙子的霓裳彩衣时,胖子烧烤就已经热闹了起来。

    纪灵岩显然是回家换了身衣服,球鞋t恤,整个人显得比平日里更年轻也更有活力了。常年跟着书记进出的大秘显然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这种地方,闻着空气里弥漫的辣椒粉和孜然的味道,居然陶醉般地深吸了口气:“我去,这才叫生活!”

    李云道看着周边桌上有说有笑的客人,还有忙忙碌碌的伙计,笑道:“纪大秘,你这就叫‘不识民间疾苦’了。你知不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羡慕你的生活?”

    “羡慕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漂在异乡,老婆离得那么远,想回趟家还得先看领导的行程安排。”纪灵岩在李云道面前算得上是“口无遮拦”,毫无忌讳。

    李云道笑了笑,先叫了两打冰啤,回头笑着道:“你别在这儿跟我铺垫了,老实交待,你跟那个什么梦倩是什么关系!”

    自古男人之间聊“桃花”,大多是当作雅趣之事,李云道也不能免俗,但纪大秘的脸色却跟那烤熟的羊肉串一般难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