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超级漫威副本 > 86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86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个人连日疾行,不到十日便来到了清虚谷中,苏年生忙出门相迎,解轩辕走到了院内,看了看谢经云,随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经云是福大命大,所以才不至于在玄乙门一役中丧命!”谢经云也感慨的说道:“师伯所言极是,现在只能在这清虚谷中居住下来了!”

    苏年生让众人坐在院中的石桌上,随即为众人准备了酒菜,解轩辕酒量极大,谢经云正愁没有对手,两个人一阵狂饮,苏年生摇头说道:“自从玄乙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这清虚谷也是变得极为冷清了许多,平日那些玄乙门的弟子,也都不再来这里做客了!”

    解轩辕点头说道:“那白慕容好生了得,想不到他居然心机如此之深!”李浩大声说道:“陆师兄身受剧毒,迟迟未见起色,便是白师兄令人在他的补药中下的软毒!”众人谈了半晌,才各自回房去歇息。

    李浩来到了苏年生的室内,随即将怀中温白鹿破解的那本“云笈七签”交给苏年生观看,苏年生见罢便点了点头说道:“这却是像当年师祖的手迹,不过这梵文在道教门庭中,似乎是没有一人能识得。”李浩点头说道:“师父所言极是,但是如何能够译出里面的文字,当真是一个难题。”

    苏年生沉吟了片刻,便对李浩说道:“你应该回灵龟岛一趟,想那九曜师妹过去经常与那些天下的大德高僧来往密切,她也许能够读懂其中的意思也说不定!”李浩点了点头说道:“我平师兄和落雨师姐他们去灵龟岛,怎么还没有回来么?”

    苏年生点头说道:“二人一去几个月的时日,想是早就到了那里,但为何迟迟不归,我也是不曾知晓,你明日便早早动身,前去那里询问个究竟!”李浩拜别了苏年生,随即回房休息去了。

    翌日,天色微亮,细雨交加,李浩一早便来到了游龙峰顶吐纳,却见云气氤氲,山雷空明,李浩正要坐在松下运息,却见谢经云走到自己的身边,凝神注视着远处的山野,苏年生走到二人面前说道:“想当年你二人相遇之时,玄乙门是多么的辉煌,想不到短短几年的光景,却分崩离析,各自为阵!我师祖紫云真人在九泉之下也是不能安息.....”

    李浩忙起身安慰着说道:“师父,你不要心急,等我将门中的秘笈破译出来,那时我们便能够重振玄乙门的声威,然后推你和我解师伯统领玄乙门,”苏年生微笑着和谢经云看着李浩说道:“不必如此,我已经和你解师伯商议过了,我们不图那些虚名,只要在合适的时机,把玄乙门正名过来,我们决定让你来继承玄乙门的大业,你看可好!?”

    李浩听罢顿时心下大惊,忙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弟子何德何能,敢承此大业!而且我生性如此,只想和你老人家或是陆师兄一样,能够为玄乙门和天下人做些事情,便是心满意足了!弟子万万不能答应!”

    苏年生叹息着将李浩扶起,随即点头说道:“为师了解你的心思,不过玄乙门原本就不是什么负有盛名的玄门,自从你夏侯师伯执掌掌门后,才在天下玄门中颇为有名的!你只管将白慕容的掌门之位夺回,便可以继续回清虚谷来修养生息,从此伏羲宫就会成为历史,而且玄乙门再不问江湖世事!”

    李浩听罢只得拜谢了苏年生,随即苏年生对李浩说道:“事不宜迟,你赶快前去灵龟岛中拜谒九曜师叔,自从你们离开岛中后,她身体便每况愈下,也该是回去探望她的时候了!”李浩马上收拾行囊,随即便朝着山下走去。

    刚刚走下了山顶,却见解轩辕将李浩拦在了路上,李浩好奇的说道:“师伯!?你为什么在这里啊?”解轩辕摇头说道:“你师父的清虚谷什么都好,就是过于沉闷,我和你一同前去灵龟岛,去看看我的九曜师妹!”李浩立即大喜,随即二人到附近的江中,乘船向灵龟岛中行进。

    李浩指着江面说道:“师伯还记得曾经这条水路吗?!”解轩辕点头说道:“这条水路正是我们当年走过的地方,那时我还胁迫你去换回我的魔刀,今日却被那小子得了去,当真是丢连的很!”李浩微笑着说道:“现在我们不用在害怕那些半路的狂人了!哈哈!”

    解轩辕点头说道:“那时遇到了聂清远等人,我若不是受了那散元丹的毒气,早已经打发他们回老家去了!现在那聂清远仿佛在武当派地位极高,便似你在玄乙门一般!”李浩点头说道:“聂师兄本就是一个青年豪侠,他能受到重视也在意料之中。”

    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向前往灵龟岛的海面上行驶了去,却见波澜起伏,苍茫交叠,李浩顿时回到了当年的心境,随即大笑着对解轩辕说道:“师伯!若是我们再遇到那场暴风雨,你我二人该如何是好啊!?”

    解轩辕微笑着说道:“我们仍会被吞噬进海底喂王八去,哈哈!”说着举起酒壶一阵豪饮。

    两个人在海中行驶了几天几夜,这一日李浩正在凝视着远处,忽然见到海面上出现了一个硕大的老鼋来!李浩立即对解轩辕叫道:“师伯!你快看那老鼋,正是九曜师叔岛上的灵龟!”解轩辕点头说道:“正是,想不到这家伙仍旧活的好好的!”

    随即灵龟岛渐渐的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李浩心中焦急,立即御出紫云剑,随即踏着飞剑朝海岛上行去,一落到岛中,李浩马上便跃下飞剑,朝海上的望海轩行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叫道:“师叔!我回来啦!!!”

    却见轩堂中并没有一个人出来,李浩好奇的叫道:“逐云,戏雪两位师姐!你们在哪里啊!?”说着推开了房门,却见一切照旧摆放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动,李浩不解的朝堂后走去,却见远远的一处小丘上,正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那里焚香祈祷着......

    李浩呆呆的看着二人,随即蓦地扑到了那坟头上,放声大哭起来,却见一旁的那个女子正是落雨,落雨走到李浩的身边,抚摸着李浩的头顶安慰着说道:“师父早已在我们回来之前便仙逝了,我们迟迟没有回去,也是想在这里陪陪她老人家......”

    原来九曜在李浩落雨二人离开灵龟岛时,身体就开始逐渐的生病,过完年后便嘱咐戏雪逐云二人远嫁到武当山去,自己便悄无声息的死在了这里,李浩心中无比的悲痛,宗平在一旁也不知该如何劝勉,只是不断的叹息着。

    解轩辕来到了岛中,听到李浩的痛哭,心中便已经猜到了几分,随即走到分头前拜了几拜,将李浩扶起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是玄门中人,还是看开一些,等我们百年之后,又有谁能够在我们的坟前痛哭流泪!?”

    李浩听罢立即止住了哭声,随即和落雨等人回到了轩堂中,这里还有些居住的下人,九曜死后念及她的恩情,便一直在这里守候,李浩拜谢了他们便和落雨坐在了轩堂中交谈了起来。

    李浩详细的把玄乙门之变的事情讲给二人,宗平和落雨都是大吃一惊,李浩叹息着说道:“想不到九曜师叔居然早早的离我们而去,”落雨点头说道:“难道你忘了当年她曾经对你说过,那妙因禅师曾经告诫过她老人家,说她活不过六十五岁,当时我们只是作笑话来听,想不到却被那和尚一语成谶!”

    李浩点头说道:“看来人的命数只是如此,你和宗平师兄离开这里后,便回清虚谷去,再不要回玄乙门了,白慕容已经不能再容我们!”宗平恼怒的说道:“想不到白师兄是如此狡诈之人!我看错他了!”

    众人在厅堂中聊了半晌,李浩正要将秘笈之事讲给二人听,却见解轩辕在一旁暗暗碰了李浩一下,随即便对落雨二人说道:“你们两个要是在这里多住一阵子,那九曜师妹想是能够十分欣慰,我和李浩还有要事在身,就不耽搁了!”

    说着拉起李浩朝海中停留的大船走去,李浩不解的问道:“师伯!为何你不想让我对他们说出这秘笈之事啊?”解轩辕皱着眉头说道:“此事事关重大,除了和你师父还有经云之外,天下再没有一人知晓此事,还是先不要透露出去为好,以免天下玄门都来抢夺那秘笈宝典!”

    李浩点头说道:“好吧!可是九曜师叔已经仙逝,现在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译经之人!?”解轩辕一边告诉船家开船,一边摇头说道:“我门中向来只结交道教中人,那释教的和尚,却是从未接触过!”

    李浩忽然想起曾经自己见到的行痴和尚,他曾经说起过和普陀山的妙因禅师有过一段修学的经历,便对解轩辕述说了一遍,解轩辕马上让船家往行痴和尚的庙宇方向行驶去。

    几日的功夫,两个人来到了行痴的破庙前,李浩忙推门进了里面,行痴见是李浩居然返回来,忙招呼弟子给李浩二人看茶,李浩恭敬的说道:“前辈,不知可否能与我前去普陀山一趟,我有要事找妙因禅师!”行痴不解的说道:“他老人家已经不问世事多年,不知你们二人找他一个方外之人作甚!?”李浩便把九曜去世的事情和玄乙门有梵文经文的事情讲述了一番,不过只是把秘笈的事情隐去不谈。

    行痴听罢微笑着沉吟了一会,随即点头说道:“即是如此,那我便与弟子和你二人同行一次,我也很久没有到普陀山拜谒妙因禅师了!”李浩忙拱手说道:“多谢大师!”那小和尚听说要出门远行,顿时心中高兴起来,随即拉起李浩说道:“我叫心然!以后请李大哥多多关照!哈哈!”

    李浩点了点头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已,不要和我这么客气!”师徒二人忙收拾了行李,随即来到江边的大船上,向江水中行驶了去。

    这一日来到了普陀山附近的小岛上,众人将大船辞去,准备驾驶小舟过附近的海洋。李浩见前面有一处宽敞的酒楼,忙招呼了众人到酒楼里歇息,四个人来到了酒楼上,李浩叫小二弄了几个素菜,为了尊敬这师徒二人,他与解轩辕也一同免去酒肉。

    却见解轩辕拿出自己怀中的酒葫芦,就着清淡的素席大口的畅饮起来,李浩皱着眉头说道:“师伯!你怎么如此好酒,简直和我那皮横师兄一般无二!”解轩辕只做没有听到,自顾自的一阵畅饮。行痴和心然见了,不禁莞尔失笑。

    四个人正在酒楼中歇息,忽然闯上来几个凶恶的大汉,随即嚷嚷着要众人离开此地,李浩正要起身和他们理论,却见行痴和尚拉住李浩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李浩强忍怒火坐到桌子上,那些大汉大声喝道:“你们听着!这家酒楼的老板欠下我们主人的银子,至今没有归还,今天他不把钱凑齐,就别想做好买卖!!!”

    这大汉正说着,却见从楼下一个男子的声音淡淡的说道:“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来我的酒楼中闹事啊!?”李浩听了这声音,顿时心中大喜!随即一个坡脚的青年从楼下走了上来!那大汉见罢,立即大怒着对手下的人说道:“给我打!!!”

    却见那青年忽然从怀中拿出一件东西,随即便向场中的众人抛了去,那些大汉立即被这东西弄得神魂颠倒,一个个栽着身子朝楼下跳了出去,李浩几人见罢立即掩住呼吸,李浩大声对这青年说道:“你个该死的东西!居然连客人也一起对付了!当真是该让那些大汉把你抓去!”

    这青年听罢忙走到李浩的身边拱手说道:“对不住!若是你觉得在下有什么失礼之处,还请海涵......”说着忽然见李浩缓缓的将掩住口鼻的手臂拿了下来,顿时呆呆的站在原地,大声骂道:“王八蛋!居然是你!??”

    李浩大笑着起身和这青年拥抱在一起,这青年正是独自闯荡江湖的崔久保!如今却不知为何成了这江浙海边的酒楼老板!李浩笑着说道:“解师伯也在此,还不快快见过!”久保忙拜见了解轩辕,解轩辕大笑着说道:“好!原来却是你小子,今天我定要在你的酒楼中痛饮一番!”

    随即崔久保忙招呼小二上好酒好菜!又为行痴二人重新置备了上等的素席,行痴忙起身谢过崔久保,久保笑着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客人,当然要好好的招待招待!”李浩不解的问道:“你小子一去便没有了音讯,居然在这快活的做起了老板!到底遇到了哪路财神!?”

    崔久保叹息着说:“那日我被解师伯送到仙篆山下,便心中暗自思忖着去处,我自幼在海边生长,便想仍旧找一处海港来做曾经的事情,但是来到这普陀附近以后,便遇到了这里的老板,这老板没有后人,又见我可怜,便收留我做了义子,过了一年,因为我帮他把这里的生意弄得红火,义父却身染重疾而仙逝了,所以我就成了这里的老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